十局下
10.3

  「阿克,夠了吧?」

  店長在等一個人咖啡裡,頗有感觸地看著阿克。

  距離文姿與阿克在頂樓天台的對話,又過了一年。

  文姿回到了法國,據她傳回來與男友的親密照片,大概又會在歐洲待上好一陣子吧。阿克羨慕地回了信,除了道聲生日快樂,還順便回報他今天的最新進度:「9954」。

  算一算,小雪妖怪已經離開人間界,快三年了。

  這段時間裡,台北街頭的夜晚,一直很不平靜。

  連續好幾個月,無數的女性路人不分美醜老幼,都遭到莫名其妙的告白騷擾,或被強迫聽亂七八糟的冷笑話。

  「可是我好想念小雪啊,既然當初可以用那個搭訕地獄遇到小雪,現在一定也行得通。」阿克嘻嘻笑道:「而且方法也是你提的,那本民明書坊出版的<如何找到戀愛妖怪指南>可幫了不少忙呢!」

  店長鼻子噴氣,簡直無法置信。

  「你這樣騷擾良家婦女,遲早會被警察抓去派出所關起來。」店長警告:「到時候做筆錄可別說是我教你的。」

  「知道了,不會供出你的。」阿克哈哈笑道。

  他認真相信,這個世界還存在著唯一的魔法。真摯的愛情。

  阿克還記得警察到病房床前,詢問他那天晚上幾乎令他喪命的惡鬥經過時,阿克勉強勾勒出,他模模糊糊中被從天而降的木棒驚醒,然後如何用自動販賣機裡的飲料當作武器,然後如何打擊出去瞬殺惡徒的過程。

  做筆錄的警察聽得目瞪口呆,扣掉那隻不知打哪來的球棒,警方曾回到現場檢視那台自動販賣機,發現機器早已壞掉多時,裡面的飲料也幾乎一空。更遑論阿克那三次命中率百分之百的豪爽必殺打。

  「簡直是靈異事件啊!」承辦的警員難以置信。

  「一般般啦。」阿克謙虛地在筆錄上簽名。

  愛情就是如此,戀愛的運氣能召喚周遭的一切,幫助有情人渡過難關。

  阿不思為兩人端上咖啡,一杯「胡說八道人士特調」,一杯「絕情谷斷腸十八年特調」。但沒有離開,阿克與店長擡起頭,看著凝立不動的阿不思。

  「一直都在等一個人,就一定能夠等到那一個人。」阿不思冷冷地註解。

  阿不思說的話,總是頗富哲理,令人咀嚼再三。

  「要真的就好了。」店長揶揄,喝了一口,幾乎立刻噴了出來。

  店長狼狽地看著阿不思,阿克擦著被噴溼的臉,笑到不行。

  「這裡面……」店長指著黑濁的咖啡。

  「你不會想知道的。」阿不思酷酷地走開,回到imac前跟女友msn。




10.4

  阿克離開等一個人,來到十字路口。

  打開手掌,看著原子筆的劃記。

  今天已經告白了三十幾個人,順著路回家,還可以告白個十幾個吧。

  可能的話,今天晚上就會抵達深具戀愛魔法意義的數字。











  「這位歐巴,妳該不會正好好幾年都沒看過電影了吧?」

  「小姐小姐,妳相不相信在深夜跟陌生男子看場電影,也是種浪漫?」

  「這位同學,深夜問題多,別再搞援交了,跟叔叔看場午夜場電影怎樣?」

  「咦?小姐,有沒有人告訴過妳,妳的臉上寫著好想跟陌生人約會?」











  一路被拒絕,一直遭到白眼。但阿克樂此不疲,越戰越勇。

  十一點多了,再過幾分鐘,這一天就算過了。

  阿克在和平東路的天橋下,買了一條糯米腸包烤香腸,一邊把握時間跟賣糯米腸的老闆娘告白,邀約一場跨世代的電影約會。

  「阿克啊,你真的夠了吧?我到底拒絕你幾次我都數不清啦,這把年紀了就你看得起我,幫你挑條肥一點的香腸吧。」老闆娘熟練地將大腸包小腸裝進紙袋,噴上芥末跟大蒜,被阿克逗得眉開眼笑。

  「光妳就貢獻了第一百六十七次,謝啦。」阿克記得清清楚楚,笑著踏上天橋。

  看著手掌,夢幻的第一萬次搭訕告白就要來臨。

  湊巧,今天還是個很特別的日子。

  踩著層層階梯,阿克感到緊張,心臟怦怦。他打算吃完這條香腸,就閉上眼睛,對著空氣說出夢幻的笨蛋告白,然後再打開雙眼,見識世界上最後一種魔法的力量。

  阿克雙肘架在天橋橫桿上,看著底下的車燈流焰,快速穿梭在城市的脈動裡,大口咬著,吃著,回憶著。嘴角不自禁上揚。

  在一瞬間,阿克感覺到頭皮一陣發麻。

  奇妙的粉紅色電流痲痹了左半邊臉,左眼酸酸的,掉下一滴感應式的眼淚。

  沒有回頭,阿克就開口。

  「同學,妳相信大自然是很奇妙的嗎?」阿克看著天橋下,突然說出這一句。

  「大自然?」左邊後面,傳來顫抖的聲音。

  「就陽光,空氣,水,生命三元素那個大自然啊。」阿克對著天橋下的車水馬龍,比出勝利手勢。

  「你在講什麼五四三?」左邊後面,聲音漸漸飛揚起來。

  「大自然很奇妙,總是先打雷後下雨不會先下雨後打雷的,所以我們這樣邂逅一定有意義,雖然我現在還看不出來,不過不打緊,國父也是革命十次才成功,不如我們一起吃個飯、看個電影,一起研究研究。」阿克亂七八糟地說完,終於將頭轉了過去。

  提著一袋悠遊小魚的女孩。

  綁著馬尾,臉上的稚氣少了,多了份溫暖的甜美。

  女孩的眼睛泛著晶瑩淚光。

  「在我生日的時候,會遇見一個真命天子,向我告白。」女孩說,咬著嘴唇。

  阿克壓抑住內心翻騰不已的激動,冷靜地從口袋裡拿出一副閃閃發亮的手銬,一邊銬住自己的左手,一邊遞將在女孩面前。

  「小雪,我一直搞不懂,也一直忘了問。那個愛的小手銬是怎麼打開的?那時候妳不是把鑰匙丟出窗外了麼?」阿克笑著。

  「阿克好笨,我又沒有說過丟出去的,是手銬的鑰匙。」小雪的眼淚滾落。

  阿克的手緊緊握住小雪,傳來世界上最幸福的觸感。

  這城市,為期三年的愛情捉迷藏,終於在清脆的手銬聲中落幕。

  這個關於笨蛋棒球男孩,與扭蛋女孩,喔不……

  這個關於告別式演講魔人,與郵筒怪客之間的愛情故事,在這一瞬間成為這城市最浪漫的傳奇後,就在下一瞬間神祕地消失。

  再沒有人在告別式上,看過陌生人在台上動人演講。

  再沒有無辜的郵筒,遭到恐怖份子的無情攻擊。

  但那棒球打擊場,一百四十公裏的快速球區,重新見到默契十足的兩人身影。

  一次又一次,豁盡全力的豪邁全壘打。

【全書完】
創作者介紹

習慣成失落...

zerosm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