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局上
7.1

  有了幸運的起點,整個城市的空氣頓時輕飄飄起來。

  人行道上,兩個瞎玩得很起勁的男孩女孩。

  「時速一百五十公裏的快速直球!」阿克大叫,手裡虛抓著一團空氣丟出。

  「鏗!」小雪自己配音,雙手握著假想的球棒用力一揮,看著天空。

  阿克看著天空,脖子移動假裝看球飛行路線。

  「不會吧?是個超級界外球。」阿克搖搖頭。

  「哪是!明明就是全壘打。」小雪堅持。

  「界外球。」阿克故意裝認真。

  「全壘打!」小雪裝生氣。

  「全壘打就全壘打。」阿克兩手一攤。

  「走!我們去慶祝這隻全壘打!」小雪伸出手。

  「去哪慶祝?」阿克也沒避嫌,就這麼握住小雪的手。

  嘗過女孩掌心的溫柔觸感,很難再抗拒。

  「等一個人咖啡?」小雪提議,搖晃著阿克的手。

  「這幾天三不五時就去那裡,還是找別間探險吧?」阿克否決。

  兩人正好看見一間新開幕的日本料理店。

  料理店的名稱取得很搶眼,叫「幻之絕技」,用紅色的狂草體寫在白色招牌上,「保證超新鮮」五個小字附註一旁,「超」字寫得格外動感。

  阿克與小雪探頭進去看,店裡似乎沒什麼人,也沒開冷氣,吊在天花板的日光燈還忽明忽滅,只有一個正在看電視的廚師,廚師打盹著。

  「沒什麼人,應該很難吃吧?」小雪皺著眉頭。

  「你沒看過少林足球嗎?真正大師都是深藏不露的,敢把店名取做幻之絕技,一定很有一套。」阿克躍躍欲試:「妳看,整間店裡只有一張桌子,一定是走精緻服務路線,再不進去就被別人坐走了。」

  兩人就這麼進去「幻之絕技」。

  店裡,胖胖的廚師睡眼惺忪看著阿克與小雪,蠻不在乎地將菜單丟到兩人面前,繼續看他的電視。

  兩人這才發現廚師正在看的不是普通電視節目,而是鎖碼台彩虹頻道,螢幕上三男一女正在妖精打架,這就叫七手八腳。

  「果然是大師風範,絲毫不被旁人影響,不動如山。」阿克心裡暗暗佩服。

  阿克低頭看菜單,更是讚到五體投地。

  超勤勞握壽司、超涼薄荷牛肉片、超新鮮生魚片、超快速比薩、超營養綜合快炒、超濃巧克力情侶小火鍋等,全都是超字輩的料理。以及一堆飲料名稱。

  「阿克你看,陳美鳳耶!」小雪指著牆上懸掛的宣傳大照片,試著不理會電視上的鶯鶯喘叫聲。

  陳美鳳與胖胖廚師偌大的合照掛在牆上,看來這廚師同時也是老闆的身分。

  宣傳照片裡的老闆似乎正偷看陳美鳳深陷的乳溝,而陳美鳳瞪大眼睛豎起大拇指,表情好像許多豐富的滋味一起萌在心頭似的,照片下的介紹,則寫著美鳳有約跟節目播映的日期。

  不過店裡還懸著一張龍紋匾額,匾額比照片顯眼多了,上面寫著「羊入虎口」四個歪歪斜斜的大字,字雖然稍醜、卻散發出一股難以言喻的狂霸魄力,落款則寫著「哈棒老大」。

  「想吃什麼?」阿克問:「我想吃生魚片跟握壽司。」

  「我要吃巧克力情侶小火鍋。」小雪當然這麼說。

  兩人點了菜跟飲料,蓬頭垢面的老闆一言不發,卻起身走出店。

  阿克與小雪不知道老闆出去做什麼,轉頭觀察,發現老闆晃動肥胖的身軀跨越馬路,走進對街的頂好超市,隔了五分鐘才提了兩大袋食材出來。

  當著兩人的面,老闆毫無廉恥地將塑膠袋裡的東西到在櫃台上,一瓶家庭號可樂、一尾死魚、一塊切好的鮭魚切片、一盆冷凍火鍋料、一把青菜、一粒大番茄、兩顆生雞蛋,還有一堆七七乳加巧克力。

  阿克與小雪嘴巴張得很開、眼睛瞪得超大,完全不能接受眼前發生的事。

  老闆在兩人面前點燃一個小火鍋,在很不透明的透明玻璃杯杯裡,倒好剛買的可樂。

  「老闆,這些不都是你剛買的?」小雪忍不住發問。

  「廢,不然怎麼保證超新鮮?」老闆挖著鼻屎。

  「老闆這不對吧?你剛剛才到超商買的大罐可樂不過才五十元,怎麼價目表上要賣我們一百元?」阿克震驚,看著牆上的價目表。

  「他賣我五十我再賣你五十,那我賺什麼?」老闆嫌惡地說:「開店就是要賺錢,難道做慈善事業?」

  老闆將冷凍火鍋料的保鮮膜撕開,又說:「要吃什麼自己來,既然花了錢就不要客氣啊,錢就算丟進井裡都還會有噗咚一聲,東西要吃進肚子才會有超讚的感覺。」

  兩人面面相覷,不曉得要不要摔火鍋出店。





7.2

  老闆目不轉睛看著鎖碼頻道上的人狗大戰,雙手將已經被超市處理好的鮭魚片,剁成大小不一的零碎片塊,放在保麗龍盤子上遞給兩人。

  「超新鮮生魚片?」小雪忍住笑意,她突然開始覺得這件事很kuso、很好笑了。

  「自己看,包裝上的保存期限到明天中午,現在還頂新鮮的吧?」老闆打了一個大哈欠,濃濃的口臭瞬殺了一隻飛在附近的蒼蠅,不偏不倚落在另一尾死魚的眼珠子上。

  老闆伸手一彈,將昏厥的蒼蠅彈向阿克。

  正驚訝超新鮮生魚片要價五百的阿克,雖然開始意識模糊,仍憑藉一流的動物直覺閃頭躲開。

  「挑不挑食?」老闆拿起菜刀問。

  「挑,挑得很。」小雪趕緊說。

  「那就是不吃魚頭跟魚尾?沒關係,顧客至上嘛。」老闆的菜刀看起來很油膩,卻也鏽跡斑斑。

  兩人猛點頭,老闆毫無遲疑將死魚頭跟魚尾剁掉丟垃圾桶,拿出他最常用的果汁機,將去頭去尾的魚屍丟進去,然後將那兩粒雞蛋隨手亂敲,讓蛋白蛋黃跟幾片蛋殼也唏哩呼嚕流了進去。

  阿克還猜不透老闆是在做哪一道菜,老闆已將最後一把青菜與番茄放進果汁機後,按下「絞碎」鈕,果汁機登登登爆攪了起來,晃得厲害。

  「老闆,你剛剛沒刮鱗片也沒去內臟耶,失敗。」小雪雙手在頭上劃了個叉。

  「那妳會不會刮鱗片?去魚內臟?」老闆的鼻毛很長,長到都打結了。

  「不會。」小雪,她剛剛忘了說魚骨頭也沒拔掉。

  「妳不會我也不會,不這麼幹怎麼辦?總得有人負責才行吧。」老闆說得理直氣壯。

  果汁機劇烈晃動了一分鐘後終於停下,老闆將裡頭味道跟顏色都令人抓狂的漿汁倒在一個鐵鍋裡,點火加熱。

  「那是蝦小?」阿克咬著指甲。他已經忘記上次咬指甲是五歲、還是六歲。

  「融匯了蔬菜、水果、蛋白質跟一堆DHA跟ABCDEFG的超營養綜合快炒,專治挑食的不乖小孩啦,一個禮拜吃一次,保證身體勇壯到比天天吃阿鈣、還要容易有健康的膝蓋。」老闆點了隻菸抽著,一手拿著鍋鏟象徵性地炒著超營養漿汁。

  濃稠的漿汁在高熱翻炒下,漸漸變成類似比薩的怪東西,聞起來卻出奇的不壞。

  老闆將快炒用菜刀切成兩半,阿克一半,小雪一半。

  「一人吃一半,感情不會散,有一種東西,叫幹砲,幹砲也要有高強體力嘛。」老闆說,抽著菸。

  「謝謝老闆。」小雪一手摀著嘴,一手拍著阿克的肩膀。

  老闆點落煙蒂,大肆批評鎖碼頻道上的激情演出有多不專業,還說要是由他擔綱演出,保證效果猥褻十倍,什麼臭作鬼作遺作、淫獸都市、夜勤病棟的,通通被他比下去了。

  「老闆,我們點的是巧克力火鍋吧?」阿克還是沒忘記眼前快滾起來的火鍋。

  「差點忘了,瞧你餓的。」老闆猛然拍拍自己的腦袋。

  老闆將幾條七七乳加巧克力的包裝剪開,一條條放進沸騰的火鍋裡。

  小雪用筷子撥弄湯水裡的巧克力條,肚子裡祟動著無限笑意。

  阿克深呼吸,顯然在調整自己快要火山爆發的情緒,然後用筷子夾起剛剛那絕對不新鮮的生魚片,放進沸騰的火鍋裡燙熟。

  開玩笑,要我生吃剛剛從超商裡買出來的鮭魚片?阿克心中怒吼。

  小雪也跟著阿克這麼做,這種生魚片吃起來恐怕會跑好幾趟醫院。

  「一切都是幻覺啊。」阿克此時才領悟到這間店名為「幻之絕技」的奧義所在。

  「是啊真是世界奇妙物語啊。」小雪這才明白,牆壁上大照片裡的陳美鳳的表情原來不是醍醐灌頂,而是五味雜陳。

  阿克與小雪就這麼燙著生魚片與火鍋料吃,畢竟煮熟了一切都好說,而且融化掉的七七乳加巧克力味道還真不壞。小雪甚至鼓起勇氣嘗了一口超營養快炒,坦白說還不至難以下嚥。

  但誤闖進「幻之絕技」的兩人都絕口不提那尚未出現的「超勤勞握壽司」,以免打擾到聚精會神看鎖碼台的幻之老闆,害慘了自己。

  「真的不說嗎?」小雪雙手附在阿克耳旁,壓低聲音。

  「我一定不會想吃的。」阿克說,看著筷子上燙得雪白的魚肉,魚肉上還沾著黏糊的巧克力醬。

  「可是你不想看看超勤勞握壽司有多勤勞嗎?」小雪好奇死了。

  事實上阿克也難以抗拒,終於還是開口了。

  於是十分鐘後,老闆勉為其難地展現他最得意的無雙絕技,從冰箱裡拿出一個木桶,木桶裡當然是冷冷又刀槍不入的硬醋飯。

  「陳美鳳就是咬著我的超勤勞壽司時跟我拍照的,坦白說我這個人做菜馬馬虎虎,但說到握壽司我可是慢火細燉,勤能補拙。」老闆叼著菸說話,一邊說煙蒂就一直落在醋飯裡。

  阿克與小雪看到這一幕,心中打定,死也不吃超勤勞壽司。

  但既然花了錢,表演是非看完不可。

  老闆東張西望,好像找不到他要的食料。

  「馬的,剛剛把所有的魚肉都用光了,不得已,只好損失點讓你們吃我多年珍藏的好肉。」老闆從冰櫃裡扛出一塊肉,一塊光用看就覺得超硬漢的肉。

  肉散發出的長久凍氣,讓坐在旁邊的小雪與阿克感到臉上一陣冰寒。

  老闆拿起那把油膩菜刀一砍,居然發出清脆的鏗鏘聲,還飄起零星的金屬火花,真是場流焰四射的豪邁料理。

  「那是什麼肉啊?」阿克目瞪口呆。

  「這塊肉可了不起了,它同時是霜降牛肉、神戶牛肉、德國豬腳、雞腿、岡山羊肉、薑母鴨,反正這歹年冬沒有人會在意這些,哈哈,哈哈。」老闆奮力剁了剁,總算砍了幾片薄肉下來。

  老闆隨手抓了一把冷醋飯,配上一片來歷不明的薄肉,就這麼捏了起來。

  就這麼捏了起來。

  一捏,五分鐘過去了,老闆坐在櫃台後的竹藤椅上看著鎖碼台發表政治性的評論,還不時要阿克與小雪提供一點時下年輕人的意見。

  阿克與小雪盤算著奪門而逃的計畫,卻又忍不住打賭老闆會捏多久。

  答案是十分鐘。

  老闆終於累得停下來,將那握壽司放在兩人面前的保麗龍盤。

  「握一個就要握很久,怎麼樣?不是蓋的吧?」老闆滿身大汗,說:「正所謂一分錢一分貨,就是這個道理。」

  看著那泛黃的握壽司,阿克似乎能感覺到那握壽司,正發出無法估計的負面能量。

  老闆的手汗、黑色的手垢、掉落的煙蒂、神祕的庫存肉片、還有那致命的體溫通通混在一起,以上提及的每一種成份,都可能是毒殺外星人的最佳武器。

  吃不吃?

  「不吃。」阿克跟小雪在桌子底下,手牽著手。

  「不吃?還是得付錢啊!」老闆挖著鼻孔,叼著那根快燒到屁股的臭菸,一臉漫不在乎。

  阿克用筷子戳著超勤勞握壽司,筷子隱隱一震,足見握壽司裡蘊藏了強大的邪惡內力,光是外表就瞬殺了所有的美食專家。

  沒有別的選擇了。

  「小雪,比賽進行到第九局,我隊還落後對方一分,二壘有人,無人出局,打擊者該怎麼辦?」阿克開口。

  阿克的筷子停在半空中,凝而不發。

  「打帶跑!」小雪大叫。

  阿克對著老闆飛擲出筷子,老闆哇哇怪叫躲開,兩人立刻就往店外衝。

  三分鐘後,路燈下,距離幻之絕技三百公尺的馬路旁。

  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阿克笑得前俯後仰。

  「真的好好笑好好笑!」小雪扶著路燈,笑到快岔了氣。

  兩人在路燈下笑了好久,好不容易止住了笑,卻在一個眼神交錯中,又想起胖老闆一邊看A片一邊捏壽司的滑稽模樣,雙雙再度陷入無可遏抑的大笑中。

  笑著笑著,兩人的手不知何時又牽了起來。

  好像磁鐵,天生就彼此吸引著。

  如果現在去轉扭蛋,一定是幸運的小叮噹吧。

  「去哪?回去了嗎?」小雪。

  「今天還打得不過癮呢,再去揮個兩百球吧!」阿克躍躍欲試。

  小雪的臉上浮出幸福的顏色。






7.3

  接下來的幾天,阿克的蘋果電腦賣得稍有起色。

  或許是託阿拓的福吧,幸運總需要一個起點。

  「這是讓你參考的。」文姿趁阿克在賣場倉庫偷偷午睡的時候,將她蒐集了一個禮拜、去蕪存菁後的行銷成功案例,放在阿克身旁。

  「這是?」阿克揉揉眼睛。

  午覺結束後,他又要趕去幾間約好的出版社談案子。距離約定的時間越來越近了,銷售成績雖有起色,但距離讓孟學對他用敬語還差了好一大截。

  「你知道iPod-Nano已經上市了麼?我在想,如果你可以拍幾支宣傳用的短片放在網路上,配合我們賣場辦特賣,一定會很有效果。」文姿說,坐在阿克身旁。

  這陣子她與阿克見面的時間少之又少,讓她有些悵然所失。

  也有些不安。

  她很在意阿克傳到她手機裡無厘頭的簡訊越來越少,每次在賣場看見阿克,都是驚鴻一瞥。

  「有道理,就跟無間道cd-pro2那樣惡搞麼?」阿克翻著手中的資料,資料瀋甸甸的,字裡行間塞滿了英文註解,阿克心中頗為感動。

  「都行啊,動動腦筋囉。」文姿看著皮膚黑了兩層的阿克,好像瘦了點。

  阿克笑笑,跟店長借DV胡亂拍些點子一定很有趣。

  至於點子怎麼來,那倒是一點都不需要擔心,阿克最近被一隻妖怪弄得反應神速,腦袋升級了好幾個版本。

  「笑什麼?有點子了麼?」文姿注意到阿克的笑有些異樣。

  「怎麼可能,不過不煩惱就是了。這件事一想起來就很有趣呢。」阿克站起,舒展身子,做出打擊的誇張姿勢。

  「要加油喔。」文姿若有似無地說道:「可別忘記我們的旅遊約定。」

  「交給我了。」阿克爽朗的笑容,手裡拿著文姿辛苦蒐集的資料。

  突然,阿克的手機響起。

  不用說,當然又是那段「阿克,在錄這段語音鈴聲時,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,星爺那部齊天大聖東遊記裡,紫霞仙子說過……」錄音鈴聲,阿克慌亂接起。

  「喂,嗯嗯廢話,當然不準跟,屁啦,管好妳的魚就行了,掰掰。」阿克掛上電話。

  文姿看著阿克,阿克的臉都紅了。

  自認沒有做虧心事,可是阿克卻無法不讓自己燒紅的臉退潮。

  「是那個女孩麼?」文姿的眼神沒有責備。

  「嗯,後來不知不覺就成了朋友。其實她很可憐的,在妖怪圖鍵裡面算是被歸類成倒楣的那種,其實說她倒楣也不是,不如說她有時候容易走入死胡同,不過她也有……」阿克越說越多,眼睛飄來飄去。

  但阿克注意到文姿那雙靜悄悄的眼睛,他就自動住嘴了。

  那眼神,有一種對阿克輕輕緩緩的悲傷。

  「阿克,你是一個很簡單的人,不適合想太複雜的事。」

  文姿的語氣很淡很淡,彷彿在一幅畫上留下大量虛無的白。

  阿克站在文姿面前,不知道該說什麼,或不敢說些什麼。

  他跟小雪只是朋友,會牽手的那種。

  其它什麼也沒發生,他可以保證。

  要這樣說嗎?這樣自相矛盾卻又理直氣壯的話從阿克口中說出,應該具有一百分的效力。

  但文姿看起來很不快樂,而且也不再看著阿克。





7.4

  倉庫裡的氣味有一點淡淡的黴,昏暗日光燈光下懸浮著灰塵粒子。各種電器貨品看似雜亂,卻以一種只有阿克與文姿才能理解的方式堆放在一塊。

  一直以來,這間倉庫都是這樣的。

  文姿第一次罵阿克就是在這裡,阿克第一次約文姿看棒球,也是在這裡。

  文姿每次與阿克進到倉庫,都覺得這是個讓時間停頓歇止的地方,她喜歡這樣。

  但很多事如果一直停滯不變,就會變。

  變得叫人失望。

  「阿克,你喜歡我嗎?」文姿突然開口,眼睛低垂。

  阿克怔住。

  藍迪強森時速一百六十三公裏的快速直球,啪的一聲,進了捕手手套。打擊者下巴都來不及掉下。

  「如果不是的話也沒關係,我只是想知道。」文姿的語氣卻沒有該有的勇氣。

  我當然很喜歡妳,很喜歡,比什麼加起來都還喜歡。阿克很想這麼說,全身都發燙,但此時他卻想找一句更好的、更甜蜜的話,來填補這樣美妙的時刻。完全忘記了文姿剛剛那句忠告。

  文姿看著地上,阿克的腳後多了一雙皮鞋。

  然後是一隻手輕輕拍著阿克的肩膀。

  孟學充滿敵意的眼神,站在倉庫門口。

  阿克又是一怔。

  「下次再告訴我吧。」文姿說,還是沒看著阿克。

  「我……我去出版社了。」阿克侷促地說,與孟學擦身而過。

  孟學表情冷酷,沒有瞪著阿克離去的背影,也沒對阿克說一句話。

  任何一句多餘的諷刺,都可能反過來螫刺著孟學偽裝成高塔的自尊。

  尤其他剛剛就杵在門邊,三分鐘了。該聽的、不該聽的,都夠了。

  孟學拿著兩杯熱咖啡站在倉庫門口,看著坐在地上小板凳的文姿。

  文姿看起來很落寞,卻意外的,沒有怪孟學的意思。

  「不可愛的男人,是吧?」孟學彎腰,將其中一杯熱咖啡遞給文姿。

  「別白費心機了。」文姿看著飄在熱咖啡上的薄薄白氣。

  「別那麼說嘛,我下下個月要結婚了,所以對妳的糾纏就快結束了。」孟學笑著。

  文姿擡起頭,打量著嘻皮笑臉的孟學。

  「所以就當我是個小醜,對我逢場作戲逗弄逗弄我吧,說不定還挺有趣?哈。」孟學喝了口咖啡。

  「是你以前提過的那個,新恆集團總裁的獨生女嗎?」文姿好奇,語氣和緩了不少。

  「是啊,還限期呢。抗拒了好幾年,最後還是逃不了,要不是那個千金小姐也對這個結果很抗拒,我到現在一定還不會答應。」孟學自嘲:「真像一本不入流的言情小說才有的破爛情節。」

  「結果那個千金也不喜歡你?」文姿感到好笑。

  「是啊,為什麼人家就一定要喜歡我?看在我不開心、她也不爽快的雙輸局面份上,這樣的結合應該還算公道,所以我想了想,就答應了我爸。」孟學繼續嘲諷自己:「我想那個千金大小姐也是在相同的心情下答應這樁婚事的。結婚以後,我身價可了不起了,身兼兩個集團的唯一繼承人。」

  「不知道要說什麼。」文姿想笑又不敢。

  「說妳曾經喜歡我,假的也行。」孟學笑笑地乞討。

  「不。」文姿站起,捧著咖啡走到倉庫門口。

  孟學苦笑,咬著紙杯子。

  「有些句子就算是假的也很珍貴,因為你永遠也聽不到。」文姿認真地拋下這句。

  不殘酷。

  只是很真實。

  「真是太可惜了。」孟學嘆道,這樣的女人。
創作者介紹

習慣成失落...

zerosm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