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局下
5.6

  幸好是在機場附近被丟下,不然大清早的要招到計程車還真難。

  阿克慢步上樓,心中依舊有些忿忿不平,還有更多的不安。

  文姿是個積極向上的好女孩,做起事來絕不輸給任何一個男性,遇到公司舉辦特別的促銷活動,她還會主動留在公司加班到深夜。這樣一個兢兢業業的女強人,的確沒有欣賞自己的可能。

  「但明明,文姿那善良的一面就是那麼真實啊。」阿克喃喃自語,隨及用力拍了自己後腦一下:「什麼善良,愛情怎麼可以靠博取對方同情得到?喜歡就喜歡,不喜歡就不喜歡......」

  阿克苦著臉走到五樓時,卻嚇了一大跳。

  小雪縮在房門口,看起來好像是睡著了。

  但阿克一站在她面前,小雪卻像裝了感應器一樣,昏昏瀋瀋地睜開眼睛。

  「回來啦?」小雪揉揉眼睛,卻沒有立刻爬起來。

  「喂!妳......妳不是有房間的鑰匙?幹嘛不進去睡?」阿克嘆氣,這隻妖怪真是難以捉摸。

  「昨晚我回來等了你好久,你都沒回來,打電話給你你又掛掉不理我,所以我就出門轉扭蛋啦。告訴你喔,我連續轉到五顆技安扭蛋加三顆阿福扭蛋加兩顆大雄扭蛋,運氣好背喔,幸好我堅持下去,終於抽到戀愛運氣超強的宜靜。」小雪疲憊地笑笑:「所以我想,你最後還是會回來的,就回來等你啦。」

  「廢,我住這裡不回來要睡地下道啊?我是問妳,好端端怎麼不進去睡?」阿克拉起小雪,小雪的身子很瀋重。

  而且,手好燙。

  阿克一驚,發燒了?

  「我出門時忘記帶鑰匙了,把自己反鎖在外面。」小雪微笑。

  阿克蹲下,摸著小雪額頭,果然是發燒。

  於是阿克也不避嫌,打開門就抱小雪進去,放在床上,打開窗戶通風。

  「妳去洗個熱水澡,燒會比較快退,挪,多喝水,把燒給尿掉。」阿克倒了杯水,小雪迷迷糊糊喝了,倒頭就睡。

  阿克拉起小雪,拍拍她的臉,說:「快去洗澡,記住別在浴室睡著了。」

  小雪搖搖頭,又倒下去睡。

  「阿克,你昨天晚上跑去哪了?」小雪抱著枕頭,身體有些畏寒。

  「去我喜歡的女孩子家做簡報,馬的遇到一堆混帳事。說到這個,靠,我得快睡一下。」阿克不管了,將鬧鐘撥到九點半,倒在地板上就睡。

  小雪嘆了口氣,阿克假裝沒聽到。

  「阿克,幫我治好我的病。」小雪虛弱地說。

  「別說話了,有力氣說話不如去洗個熱水澡暖暖身子,病才會好得快。病好了,我們再一起去打棒球。」阿克說,翻了個身。

  「燒一下子就退了,但我另一個病卻很不容易好。」小雪的聲音越來越細。

  「什麼病?」阿克實在很睏。

  「缺乏幸福的病。」小雪說完。

  「胡說八道。」阿克不想答理。

  「不幫我治好,那我要一直發燒,你去上班,我就洗冷水澡,脫光光在床上讓它繼續燒……」小雪說著說著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。

  累垮了的阿克,早就進入夢鄉。





5.7

  賣場,小小的會議室裡。

  十點半了,半個小時前簡報就應該開始,但阿克一直遲遲未到,手機也打不通。

  文姿看了與阿克最為交好的店長一眼,店長只能無奈兩手一攤。

  「文姿,開始了吧?」孟學建議,看看其他的主管與員工。

  「是。」文姿打開筆記型電腦,卻忍不住又看了一遍,門外空蕩蕩的走廊。
  xxxxxx

  手機裡十七通未接來電,加上鬧鐘,都沒能喚醒吹了一整夜風的阿克,阿克最後還是靠一個失去文姿的惡夢驚醒的,要不然可不曉得會睡到多晚。

  「糟糕,簡報!」阿克大驚,隨便套上件襯衫,胡亂打了個領帶,將桌上的孔雀餅乾捏碎一角,丟進魚缸裡。

  小雪熟睡著。

  「小雪,我去上班了,妳記得打電話去妳工作的魚店請假啊。」阿克走到玄關穿鞋。

  小雪沒有回話,似乎睡得很香甜。

  但阿克感到有些不對勁。穿著鞋走回到床邊,摸了摸小雪的額頭。

  「怎麼會這麼燙!」阿克吃驚,立刻將小雪搖醒。

  小雪迷迷濛濛看著阿克,阿克好像變成了三個晃動又不斷重疊的人影。

  「我、是、一、條、快、熟、透、的、魚......」小雪念著。

  阿克趕緊揹起小雪,以百米速度衝下樓。
  xxxxxx

  燈光昏暗的會議室裡,電子通路的明日之星閃耀著她的自信與專業。

  文姿毫無懼色看著底下的主管與員工們,慢條斯理喝了杯水。

  「以上是針對窗型冷氣的銷售專案設計,另一方面,就分離式冷氣來說我們這次主要超額進貨的機種,功率坪數都在一萬BTU以內,大約是八坪以內適用,一般小家庭為主要使用者,而我們意外發現,一般小家庭並不是最在意價格高低的消費族群,反之,他們是品牌忠誠度最高的使用者。」

  一個主管感到興趣:「這倒很有趣,說說看為什麼?」

  「這是一個風險自我評估的概念。收入較少的小家庭,也是最不能承受昂貴的必要傢俱壞掉情況的族群。」文姿解釋,換了張投影片。

  大家頗有興趣地聽著,孟學眨眨眼,鼓舞著文姿。

  「雜牌電動刮鬍刀,一支只要五百元不到,壞了,再買也沒什麼了不起,但如果冷氣壞掉、漏水、聲音吵雜到一個程度,小家庭被迫面對重新購買的情況,那就是兩萬上下的昂貴代價。所以只要商品的價格高到跨越風險承受的評估值,小家庭對於品牌比高收入家庭還要堅持,不夠響亮的品牌,他們不會接受,因為風險發生後的代價太高。所以打響冷氣品牌的品質保證,比降價策略還要實惠,才能命中核心。」

  一個資深主管提問:「庫存裡的分離式冷氣只有東寶公司單一品牌,妳打算怎麼在短時間內,提高小家庭對東寶的品牌認同感?」

  文姿氣定神閒,又換了張投影片。

  這個時候,她真希望另一個人也在場。






5.8

  但那個人卻在醫院裡,陪著另一個女孩。

  小雪醒來已經五分鐘了,也足足欣賞了坐在一旁,睡到流口水的阿克五分鐘。

  這隻酷愛轉扭蛋的妖怪表情,既憐惜又高興。

  「也許你會覺得我很奇怪,怎麼會無緣無故、比強力膠還要強力膠地黏著你,但我自己一點都不意外,因為我第一眼看見你,就知道你雖然不是那種英姿煥發的白馬王子,卻是那種無論如何都不會拋下我不管的好人。就跟現在一樣。」小雪看著阿克熟睡的臉。

  阿克的嘴微微打開,像個包裝不完整的傻瓜。

  小雪親了阿克的嘴角一下,猶如魔法般,阿克猛然醒來。

  「現在幾點了!糟糕!」阿克不知道自己是被親醒的,只是看著錶。

  阿克迅速摸了小雪的額頭一下,似乎不怎麼發燙了。

  「不愧是妖怪。我走了!妳不準再發燒了知不知道!」阿克邊跑邊叫:「快回到妳的妖怪國去,人間界是很危險滴!」還不忘學著星爺電影裡的對白。

  小雪在後面愉快地揮揮手,雖然阿克連轉頭道別的時間都沒有。






5.9

  阿克衝到賣場辦公室的時候,正好趕上燈光打開的瞬間。

  大家熱烈地鼓掌,似乎是一場成功的專案企劃簡報。

  文姿對著門口氣喘籲籲的阿克微笑,反而讓阿克感到很內疚。

  「你錯過了今年夏天最完整、最精彩的報告,這不打緊。」孟學手比著手槍姿勢,對準了阿克:「不過你到底有沒有身為公司一員的自覺?你自己數一數,這個月以來你總共遲到了幾次?」

  辦公室裡所有人都以同情的眼神看著阿克。

  孟學只是這間賣場的品管經理,卻常常以最高主管的口氣說話。

  「不好意思,金字塔頂端太高了,你站在那裡說話我他媽的聽不見。」阿克無法克制怒氣,今天淩晨的屈辱感又重新回到自己的身體裡。

 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,這傢夥是不想在這邊做事了吧,竟敢出言不遜頂撞大股東的獨生子?而孟學自己更是無法置信,只好一個勁的冷笑。

  文姿皺眉,緊張示意阿克別亂說話,生怕阿克還有什麼可怕的台詞還沒說完。

  「阿克,如果有話......」店長輕咳。

  「我的報告結束,實際的行銷方案將會在這一兩天內確定,下遊中古電器通路也會找好合作對象。」文姿當機立斷為整個報告做結束,想打斷現場尷尬的氣氛。

  「那就散會吧,大家回到崗位上做自己的事,至於文姿,店長,文姿跟我忙了一整晚整理資料跟報告,也算是熬夜加班,她很累了,不如今天就讓她早點回去休息。中古廠商那邊我下午會去跑,沒有問題。」孟學卻連店長的臉都沒看,這番話只是說給全場的人聽的。

  「不,如果我可以休息的話,其實阿克也......-」文姿看著快失控的阿克。

  「也好,公司最大的資產就是人才,文姿,妳今天就當放榮譽假吧,早點回去休息,免得累垮了要放病假,公司可劃不來,散會吧。」店長順著孟學的邏輯,想將尷尬的局面速戰速決。

  所有人開始收拾桌上的文件,這間辦公室裡充滿一觸即發的火藥味。

  「等等,店長!」阿克突然爆發。

  店長心中不斷嘆氣,這小子終於失控了。

  「請問要怎麼做,才能在做短的時間裡把他給比下去!」阿克指著孟學。

  所有人面面相覷,強笑也不是,就這麼離開也不是。

  孟學倒是大大方方笑了出來,搖搖頭,故作哀傷地嘆氣。

  「阿克,去忙你的吧?嘎吉拉已經快把東京給踩平了,地球防衛隊在呼喚你了。」店長拍拍阿克的肩膀。

  但阿克的眼睛卻怒視著孟學,身子僵硬。

  連阿克自己都沒發覺,他寧願瞪著輕視他的人,也不敢看著他喜歡的文姿。

  他害怕孟學所說的並不是謊話。因為他從來就沒試著了解過文姿心裡真正的想法,只是一逕的喜歡,一逕的想表白。跟大多數盲目於戀愛的人一樣。

  「這隻工蜂是負責哪個部門的?」孟學發笑,看著店長。

  「阿克是負責麥金塔蘋果電腦跟相關周邊設備的。」店長回答。

  「Mac啊?難怪我老覺得我們電腦的Mac都沒什麼銷,原來就是你這隻工蜂負責的。」孟學雙手輕輕拍著光滑的桌面,語氣輕蔑:「那麼,你就試著......從三個月內把蘋果電腦部門的營業額衝到一千萬開始吧?」孟學發笑。

  「我三個月內如果把營業額衝到一千萬,以後你每次看到我都得立正站好!恭恭敬敬叫我阿克先生!」阿克怒道,伸出手,想擊掌立約。

  孟學哈哈大笑站了起來,沒與阿克擊掌,臉色卻突然一沈。

  「不要把不能達到的夢想掛在嘴邊,如果你真能夠做到,以前為什麼不認真去幹?隨隨便便說幾句大話,就以為可以勝過別人辛苦經營的成果,你把做生意看成什麼了?你把努力看成什麼了?如果辦不到,就給我滾。」孟學嚴肅地說,字字鏗鏘有力。

  孟學離開辦公室,留下無力反駁卻滿腔混沌憤怒的阿克。

  文姿覺得心裡很難受,正想開口說點什麼,阿克卻一副無法親近的神色。

  這是她從來都沒感覺過的。

  「文姿,不可靠的我,再也不會存在了。」阿克說,像是在做什麼下定決心的宣示。

  那表情,那用字,那眼睛裡隱藏的靈魂,在這句宣示之後,文姿好像都不再熟悉了。

  「給我一段時間。」阿克離開辦公室。






5.10

  甘於平凡,跟甘於受辱,絕對是兩回事。

  連續好幾天,阿克都在網路上努力搜索著關於蘋果電腦的一切資料,認真思考著蘋果電腦的瓶頸,與可能突圍的機會。

  在Microsoft微軟這隻巨獸蠶食鯨吞下,windows系列的作業系統儘管問題層出不窮,還是穩坐全球最大的作業系統寶座,搭配OS作業系統的蘋果電腦這全球佔有率只有百分之一,而且大部分都限於專業繪圖、影像剪接、音樂製作的人在使用,因為蘋果電腦對影音的處理頗有獨到之處,所以充斥在每間電影公司、唱片公司、與出版社裡,卻鮮少被一般個人用戶採納。

  阿克明白,這是個謬思。

  蘋果電腦並不是專業人士才有資格親近,因為蘋果電腦使用極為直覺,一般人很容易就上手,它的內涵並不因為它的強大功能而變得繁複囉唆。況且絕大部份的人都會同意,蘋果電腦大概是世界上最美的電腦,因為有無數客戶都是因為蘋果電腦近乎完美的工業設計而停下腳步、再三把玩,然後就會見識到作業系統OS 10.3的穩定強大、特效精彩。

  但使用者比例過少造成方便性不足的問題,許多在一般個人電腦裡可以使用的軟體都與蘋果並不相容,能玩的遊戲比起PC來說少了幾百倍都有可能,日系韓系的線上遊戲幾乎都不支援,只能祈禱美國的Blizzard每年出品大遊戲如星海爭霸、魔獸爭霸時不要忘了出蘋果電腦的版本。

  阿克拿出紙筆,回想每個在蘋果電腦前駐足過的民眾所問過最多的問題。

  「麥金塔可以用word嗎?」答案是可以,而且更簡潔漂亮。
  「麥金塔有軟體可以打bbs嗎?」答案是可以,但速度比PC還要遲鈍點。
  「麥金塔可以用MSN嗎?」答案是可以,還有漂亮十倍的視訊界面。
  「麥金塔可以玩某某遊戲嗎?」答案是,幾乎都不可以。

  只要清楚解釋這些問題、或甚至解決問題,就能夠更靠近客戶了吧?阿克心想,但不夠,還不夠,還缺了什麼關鍵因素,那個關鍵因素才是解開「為什麼你非買蘋果電腦不可」的鑰匙。

  也許孟學說得是對的,自己到現在才開始認真看待門市銷售這件事,過去不曉得在混些什麼,將要不要購買的理由全拋給了顧客。在那個時候,自己隨便說一些根本就辦不到的事,聽在長期努力的人的耳朵裡,也一定覺得自己很討厭吧?

  這段時間裡,小雪妖怪當然也出院了。

  小雪將更多東西慢慢搬了過來,而且還在阿克房間裡養上一缸又一缸的魚,佔據了櫃子、桌子、地板、乃至床頭,搞得阿克越來越煩了。

  兩人簡直莫名其妙同居起來。

  「媽啦小雪妖怪,妳有沒有想過乾脆買個大缸子把魚通通養在一起?要是我不小心打翻了怎麼辦?」阿克抱怨,趴在地上苦思麥金塔行銷方案。

  「這些魚都生病了啊,如果都養在一塊,這隻好了但那隻還沒好,所以那隻當然就會把病繼續傳染給這隻啊,大家會一直生病下去的。」小雪一口拒絕。

  小雪自行從床底下拉出半箱保久乳,開了一罐果汁口味的給自己,遞了一罐巧克力口味的給阿克。

  「怎麼會有魚一天到晚都在生病的?一缸一缸的,弄得我房間都是魚腥味。」阿克嘆氣,這幾天運氣真是背透了,又不能真阻止小雪治魚,那樣做好像很不人道。

  小雪從衣籃裡拿出自己乾淨的衣褲,順手遞了幾件摺好的白色四角褲給阿克。

  「天,我不是說不要幫我洗衣服嗎?尤其是內褲!」阿克整個人都快瘋了。

  尤其自己前兩天還夢遺,那感覺真想死,早知道就應該把內褲直接往窗戶外丟,而不是隨便塞在洗衣籃裡。

  小雪看著煩透的阿克。這樣的他已經連續好幾天了,連去打擊場揮棒的次數都變少了,好像不流汗也不會死了。

  「阿克,你整天都在看電腦雜誌跟作筆記,是在煩賣電腦的事嗎?」小雪喝著果汁調味乳。

  「你知道蘋果電腦嗎?全世界超少人用的系統!但我要好好研究這東西,搞懂它,搞懂誰在用它,搞懂誰會用它,搞懂誰可能會需要用它,想用它,愛它。然後想辦法賣掉它。」阿克看著從網路上列印下來的行銷專案資料,資料幾乎都是英文,阿克只好不停查字典。

  「嗯,跟賣魚不大一樣。」小雪說。

  「喔?怎麼說?」阿克隨口應付著。

  「客人來店裡買魚,我不會問他想買什麼魚,而是問他想養什麼樣的魚,然後想辦法知道他能養什麼樣的魚、不能養什麼樣的魚。」小雪說,看著服裝雜誌。

  「有什麼差別?」阿克皺起眉頭,繞口令似的。

  「如果一個人只打算買一尺缸,卻要養恐龍魚或是肺魚、或是成吉思汗、小醜武士、長頸龜那些一不小心就會長成巨無霸的小怪物,等到原來這麼小的動物長成好大一隻,牠們會活得很擠、很痛苦,會得憂鬱症的。」小雪用手比劃著魚缸大小,說:「最後也會造成主人內疚,只好將那些小怪物偷偷放生進公園的池子裡,但這可能會造成生態的破壞,也可能害死那些水土不服的小怪物。」

  「嗯,很有道理。」阿克看著小雪笑笑,小雪像是受到鼓勵般樂了起來。

  「所以囉,如果客人不懂魚,卻想養魚,我就要教他,幫他評估,免得魚不快樂。魚不快樂,主人也不會快樂。讓客人買到最適合自己的魚,魚過得越舒服,就會活得越久,活得越久,各式各樣魚飼料、水草,也會跟著賣得更多更久啊。」小雪繼續說道。

  「拿來賣電腦好像也......也有那麼點道理。」阿克瀋思。

  這些道理其實不難想像,但自己就是缺了一根筋。

  「真的嗎!那我有幫上忙嗎?」小雪笑嘻嘻地說。

  阿克喝著巧克力奶說:「差點被妳拐離主題,總之約法三章,妳要幫魚治病可以,但不能夠再多了,魚的病若是好了就一條一條送回去,缸子就是這幾個,知道嗎?再多我就要抓狂了!」

  小雪嘟著嘴,有些喪氣說:「喔,生病的魚品種再好也不會有人要的,就跟生病的小雪一樣,只有阿克肯收留。所以小雪幫阿克洗內褲也是應該的。」

  阿克一愣。

  生病的魚,品種再好也不會有人要?

  小雪不明白阿克為什麼突然獃住,而且一獃住,就是長達三分鐘的靜默。

  「小雪?妳知道什麼是必殺技嗎?」阿克捏緊拳頭。

  「必殺技?」小雪躺在床上,雙腳在空中踩腳踏車瘦小腿。

  「就是星矢的天馬流星拳,就是超級賽亞人的龜派氣功,就是義智的居爾一拳,就是麥可喬丹的零秒出手啊!」阿克興奮起來,忍不住大叫:「小雪!妳真是太神啦!」

  明天開始,他要走出賣場。

  帶著必殺技走進學校、企業,跟任何一個可能需要蘋果電腦的地方!







5.11

  「店長,我覺得死守在賣場裡對衝高麥金塔電腦的業績沒有實質幫助,我想出去跑業務,從國小、國高中的電腦教室,談到有相關影音科系的大學,最後也想試試看有換機需求的企業體。」

  阿克這麼跟店長說的時候,文姿也正好在旁邊觀察冷氣的銷售狀況。

  店長驚訝,文姿更是一臉無法理解。

  「阿克,當初記得你到總公司應徵的時候,就說寧願到賣場當銷售門市,也不想待在總公司當通路的業務,現在......」店長推推眼鏡。

  「沒錯,我還記得,我說過太積極的生活會讓我窒息,日子還是平淡無奇一點的好。所以總公司就調我過來了。」阿克搖搖頭,說:「但是要衝破三個月一千萬的業績,站在店裡等客人,就算一天賣出一台電腦都不夠,一定要出去談。」

  「如果你堅持我當然也不反對啊,不過這樣做真的好嗎?」店長猶豫。

  「要是我輸給那個混帳法老王,我會很不甘心的。」阿克忿忿說道,開始準備下午出去跑業務的資料。

  文姿看著阿克,是什麼東西在他平實的腦袋裡起了化學作用?一到午餐時間就會跟店長坐在階梯上啃便當、打打鬧鬧的那個阿克不知道躲到哪去,變成一邊吃便當一邊在辦公室上網找資料的那個阿克。

  「阿克,你不必因為跟孟學賭氣就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,我們合作的冷氣案子很成功,你提的學生分期、一年購回的方案讓我們一星期裡就賣掉七成的庫存,你可以很好,只是常常不這麼做,這樣就夠了不是?」文姿拍拍阿克的肩膀。

  阿克的肩膀很僵硬。

  阿克這幾天完全不敢再想告白的事。文姿似乎在怕自己。

  女人戀愛依賴感覺,選擇終生相伴的對象卻是回歸理性。

  真的是這樣嗎?阿克不知道,不過他在自己身上,的確找不到能夠讓哪個女孩子放心依靠的特質。一個,一個也沒有。

  「文姿,相信我。」阿克堅持,眼睛卻只敢看著桌上的資料。

  「我相信你,一直一直。」文姿說,看了看牆上的鐘,故作輕鬆地說:「湯姆克魯斯最近有部電影演壞人,叫落日殺神,你應該還沒看過吧?」

  「就是阿湯哥演殺手搭計程車那部?沒時間看啊。」阿克整理著領帶。

  「嗯,那下午我們翹班去看如何?避開晚上人多,下午一定可以坐到很不錯的位置,最後再去那間奇怪的咖啡店吃飯!」文姿笑笑,用手肘輕輕撞了阿克一下。

  店長嚇到,這種建議在以前的文姿嘴巴裡,堪稱是絕不可能說出口的十句話之首。

  小子,千真萬確,這女孩很喜歡你啊。店長莞爾地看著阿克。

  「不行啦,下午那些生意才有得談啊,等下班了我們再去看電影吧?看午夜場的人也蠻少,只是不曉得那間黑店開到多晚就是了,再找別的地方吃飯吧。」阿克抱歉笑笑,將一台蘋果的筆記型電腦放在背包裡,手裡又提了一台雪白的桌上型電腦。

  文姿摸著手臂上無數個微微突起。那是雞皮疙瘩。

  怎麼會是這種感覺?怎麼會是這種感覺?

  「店長,我拿一台Powerbook跟一台imac出去示範喔,只有打嘴砲是沒用的!」阿克吐吐舌頭,提著桌上型電腦跑業務,真是重斃了。

  「沒問題!」店長聳聳肩。

  文姿看著阿克的背影,一手提著裝著各式資料與DM的小行李箱,一手提著蘋果電腦,肩上還背著另一台筆電。

  他已經不是個男孩了。短短幾天,阿克就蛻變成一個積極上進的男人。

  也許她該為他高興,而不只是自私地期待,阿克永遠是那個無所謂的迷糊蟲。

  但不知為什麼,她卻很想哭。

  也許阿克還是喜歡著自己。也許阿克以後也會很喜歡自己。

  但文姿卻很害怕,自己快要失去喜歡阿克的理由。

  阿克走到賣場自動門前,門打開,陽光撒在阿克半邊臉上。

  阿克慢慢轉頭,看著文姿。

  「文姿,你相信我會打敗孟學嗎?」阿克的聲音裡,隱藏不住的,從前的熱血靈魂。

  文姿的喉嚨裡哽咽著什麼,只好用力點點頭。

  「晚上十點,紐約紐約見囉。」阿克笑著。

  自動門闔上,文姿的眼淚也跟著滑下。

  那個男孩,或許那個男孩一直都在。

  只為了自己存在。
創作者介紹

習慣成失落...

zerosm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